Special
注意: 本文章及圖片版權乃「人山人海」所有, 如需轉載, 請註明來源
黃耀明看見的人山人海

撰文: Sandy Fong


聽 Walkman 的年代,我們都愛自己在家裡用卡式帶
錄製自己的「心水」 Compilation ,
好讓走在人海中的時候,
還可以為自己製造一點點的自我空間。
「 Pretty Happy & Gay 」是我們出走這個壞時代,
去漫遊另一個美好小宇宙時的 "Soundtrack" 。
「 Pretty Happy & Gay 」大概亦是我們這群人的生活態度。

噢 ... 我是否說得太過漂亮啊 ?!


黃耀明
2002 年 12 月 13 日早上五點半



『人山人海』成立了兩年半, 在2001年12月,
終於有了他們正式的Office了。
它位於香港中環附近,
由地鐵站出來後經過中環繁忙的商業區,
沿著往中半山的扶手電梯拾級而上,
經過酒吧林立的蘇豪區後,
在離蘇豪區不遠處的一條古舊的小巷裏,
隱約地傳出歡樂笑聲與音樂的地方,
那裡就是『人山人海』。


at17(林二汶/ 盧凱彤)

『 at 17 』是『人山人海』的新力軍 , 由 15 歲的盧凱彤 (Ellen) 及 19 歲的林二汶 (Eman) 組成 , 年紀輕輕的她們充滿音樂感和自信 , 在舞台上甚有大將之風。

「第一次見二汶同 Ellen 是由我的一位朋友介紹的 , 他是 Stephen Hall, 在我的第一張個人專輯中他為我寫了一首歌叫『淨土』 , 想那時大概是 1991 年吧 ? 我是透過『進念』認識他的。 Stephen 是一個來自紐約的音樂家 , 這麼多年來我們仍保持聯絡 , 今年春節時他帶了一些歌回來香港 , 轉折間找上了林一峰幫忙做製作 , 而林一峰將 Stephen 其中的一些歌改為中文 , 找了他的妹妹二汶演唱。那時我和林一峰一點也不熟絡 , 而 Stephen 向我極力推薦說一定要我聽一聽這些歌。當時二汶有一個一起夾 Band 的老友 , 她就是 Ellen, 她們一起參加學校大小比賽及表演 , 我對二汶的歌聲感到十分驚訝 , 心想 : 怎麼這個妹妹年紀輕輕唱歌可以那麼好 ? 她的聲音是這麼 Powerful, 技巧又是十分純熟 ; 而 Stephen 就一直讚賞 Ellen, 雖然當時她只有 14 歲 , 但已經可以彈得一手好結他 , 那時我已經對她們很感興趣。直到有一次兩位小妹妹在一個小型場地做了一個表演 , 她們邀請了我去欣賞 , 我看見她們自彈自唱非常合拍 , 而且覺得她們好像很 Enjoy 很開心的樣子 , 讓我覺得她們應該是一起的 , 所以就決定要把她們簽進『人山人海』。」

然而她們都不是 17 歲 , 為什麼卻叫做『 at 17 』 ?

「因為二汶其中一個偶像是很久以前的一個也是彈結他的女歌手叫 Janis Ian, Janis Ian 其中一首最出名的歌曲就叫做『 at 17 』 , 這一首歌是描述一個不能融入自己圈子堛漱k孩 , 在 17 歲時怎樣空虛的渡過所謂的 Growing Pains, 我和二汶說不如你們就用這首 Janis Ian 講成長的歌曲做名字吧 ? 她們聽了之後覺得好高興也好雀躍。」

『 at 17 』將會以甚麼樣的歌路出現呢 ? 

「其實當你知道她們喜歡 Janis Ian 就知道她們的歌路會走民歌風格 , 而事實上她們還很年輕 , 喜歡的歌手也一直在變 , 正如她們也很喜歡 Radiohead 一樣 , 而二汶是很喜歡一個 Jazz 女歌手 Ella Fitzgerald, 有時她們又會喜歡一些很慘情的歌 , 有時又喜歡 Rock, 喜歡 Canto Pop, 好像『漩渦』等 , 所以我們在選定歌路時 , 想設定在一種很 Urban, 屬於現今城市人的民歌 , 你知道民歌本身就是說人的嘛 , 我還笑說你們要不要做一個女仔版的 Simon And Garfunkel 呢 ? 我想她們也許從未聽過吧 ? 」

在『人山人海』的合輯中也有她們的新歌『始終一天』 , 是她們的創作作品嗎 ? 

「是二汶的哥哥一峰寫的 , 現在她們兩人也積極地在寫歌 , 不過其實二汶也曾有作品出現過 , 是為『進念二十面體』一個演出《烈女傳》寫的一首主題歌叫『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 , 可能我們遲些也會出版 , 不過也由此可見她是一個不但彈得唱得甚至是寫得的女歌手。」

畢竟才十多歲的小女孩對人生與世界都必然有憧憬 , 你又會怎樣和她們作適度的溝通 ? 

「認識 Ellen 和二汶之後我也有擔心和她們在溝通上會出現問題 , 後來發現她們都比一般同齡的女孩早熟 , 而我自己也是一個長不大的人 , 所以好容易就能夠和她們溝通到。我記得在聊天的過程中 , 我突然發現 Ellen 原來和『達明一派』是同一天出生 , 你知道每位歌手一定最記得第一張唱片出版的日子 , 那是 1986 年 3 月 27 日 , 我和劉以達在一間當年十分熱門 , 位於廣東道的 Canton Disco 內舉行了一場小型演出 , 同時也推出了第一張唱片。我好記得那一晚 , 因為我每年都會去看《香港國際電影節》 , 而當時的《香港國際電影節》的開幕禮都一定會在耶穌受難節的前一天 , 所以在這種種的原因下 , 讓我對這個日子特別記憶深刻。」


Jason Choi (蔡德才)

在『人山人海』中 , 如果說和明哥淵源最淺的是『 at 17 』 , 要數淵源最深的 , 相信應該就是蔡德才了。

「正如我在最近『獨樂樂人山人海音樂會』中所說 , Jason 和我的合作時間的長短比劉以達更加長 , 在『達明一派』最後一張唱片中我們已開始合作 , 他幫我們彈 Keyboard, 『達明』的第一次演唱會中 Jason 也是 Musician 之一 , 雖然如此 , 但在這差不多十年的歲月中 , 我仍然覺得和 Jason 在音樂的合作上還是試得不夠 , 可能是因為我們很 " 小產 " 吧 ? 而且和劉以達合作時我們九個月就可以出產一張唱片 , 在這幾年我可能會十九個月才推出一張唱片 , 所以是很不同的。」

可以形容一下 Jason 給你感覺嗎 ?

「我自己覺得 Jason 天生是一個很有音樂感的人 , 他所寫的旋律是很 "Elegant" 的 , 我們和阿 Vee 常說笑覺得 Jason 很容易就會寫出一些很簡單但又很好聽的旋律 , 很出奇不意也不落俗套 , 從他的手指所按出來的和弦都是很高級的。有很多我的歌都是和他合作寫的 , 我常笑說大家一聽其實就可以聽出來 , 因為比較 " 土 " 的部份多數是我寫的。」

Jason 看上去好像是很害羞的人 ...

「 Jason 當然不是害羞的人 ! 我想『人山人海』的成員都有不擅交際的特質 , 不容易與人熟絡。我反而覺得他是一個很貪心的人 ...( 笑 ), 甚麼也想要 , 工作遊樂戀愛樣樣都想在同一時間擁有 , 不說不知 , Jason 其實是一個萬人迷來的 , 很容易就被別人愛上。」

是嗎 ? 是不是和他彈得一手悅耳的琴音有關 ?

「我想也不一定是這個原因。當然 Jason 在音樂上有絕佳的思維 , 卻又充滿感覺 , 他作曲與編曲水平都有很高的水準 , 也許他的演奏技巧並不是最好的 , 但這不就是『人山人海』的特色嗎 ? 因為我們比較著重音樂的感染力 , 有無 Feel 對我們來說是比較重要的事。」


Veegay(李端嫻)

除了蔡德才之外 , 相信和明哥合作得最耐的便要數到李端嫻。 Veegay 是『人山人海』成員中的首位女將 , 在明哥心目中也是一個很重要的角色。

「我想大家都會知道阿 Vee 有一個稱號叫多功能婦女 , 我和 Jason 是合作得最久 , 但和 Veegay 合作是最讓我安心的 , 可能是因為她曾是一個錄音師的原故吧 ? 在很多技術層面的問題上通常阿 Vee 也會提供不少意見 , 因為『人山人海』的人都是不太理會技術上的問題的 , 而阿 Vee 就替我們這部份提供了不少幫忙 , 所以工作起來也特別有效率。而且只要她答應完成的事她就一定會辦妥 , 所以我常覺得她是甚有中國傳統婦女美德。」

『人山人海』的成員都像是一群長不大的孩子 , 而 Vee 記又是女生 , 有時會不會不自覺地忽略了她的感覺 ?

「我記得有一次阿 Vee 對我說她經常都只是收到一些工作上的電話 , 有時會讓她覺得很沮喪 , 心想為什麼大家只會在工作時才想到她呢 ? 平常卻沒有想到要找她出去聊聊天或去玩玩 ? 我想這可能是因為她的多功能婦女形象太深入民心吧 ? 所以現在她和 Jason 的 Studio 及『人山人海』的 Office 都設在同一個地方 , 某程度上也是希望大家有空可以聚聚吧 ? 就正如 Jason 曾說他最喜歡的是在玩音樂的過程中大家聚在一起的感覺 , 那種群體生活其實遠比創作音樂的過程來得好玩 , 雖然我們不是樂隊 , 但這樣的工作方式其實也蠻像在夾 Band 的。」

李端嫻和陳珊妮組成的新組合「拜金小姐」 , 是由你居中牽線的嗎 ?

「你不知道她們合作的起源嗎 ? 這真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我是這三四年才認識陳珊妮的 , 當然之前有聽過她的歌 , 不過最有趣的是其實我是跟她男朋友先認識的 , 那時她男朋友在一個音樂電視台工作 , 他是製作人員 , 我們是透過工作時認識的 , 他告訴我他女朋友是陳珊妮 , 他們都很喜歡『達明一派』的歌。雖然我覺得和他們都有一種惺惺相惜感覺 , 但就一直都無機會遇見過。直至阿 Vee 有一天告訴我 , 她 Email 了一封信聯絡陳珊妮 , 告訴她很喜歡她的音樂 , 希望有一天可以和她合作 , 也告訴了珊妮她的一些音樂背景。沒想到然後珊妮真的與阿 Vee 聯絡 , 也因此開始合作起來。首先珊妮請 Veegay 在她的『我從來不是幽默的女生』專輯中做一些錄音工作 , 然後就與亞里安一起負責了她最近的那張『完美的呻吟』中全張的編曲工作 , 是不是很奇妙呢 ? 」

是這樣嗎 ? 原來你是這樣認識陳珊妮的。

「是的 , 我是認識她周圍的人之後我才認識她的。後來我找了珊妮為我的一首歌『深藍色』進行錄音工作時 , 其實我是頗有壓力的。我覺得她除了真的具有音樂才華之外 , 近幾年她的歌唱技巧也掌握得非常之好 , 因為在配唱時歌曲唱的不是我的第一語言 , 所以當她 Produce 我的 Vocal 時 , 我的確是感到壓力的。但我是蠻喜歡歌曲出來的成果。至於阿 Vee 和珊妮組成『拜金小姐』我覺得整件事都是很 logical 的事 , 她們現在己經是很要好的朋友 , 一起出一張唱片只是遲早會發生的事。早前她們送了一本由台灣出版的漫畫書叫『可樂王』給我 , 阿 Vee 說她們三個人會做一個 Project, 將她們的音樂和『可樂王』的 Visual 結合一起 , 我十分支持 , 因為我覺得很少有女性歌手及 Musician 可以完整地呈現女性化的一面出來 , 真的很期待她們的作品。」

對於 Jason 和阿 Vee, 你有沒有一些難忘的片段可以說說 ?

「我最難忘的一個合作場境是在 97 年『藝術節人山人海音樂會』中 , Jason 和阿 Vee 分別演繹了『小玩意』和『你的名字我的姓氏』 , 試想想一個大男孩坐在鋼琴前如彈著音樂盒般唱『小玩意』 , 而阿 Vee 則拿著電結他在大叫大嚷『你的名字我的姓氏』 , 那情境是多麼的有趣 ?! 這是一個我十分難忘的片段。」


Gaybird(梁基爵)

和李端嫻及蔡德才一樣 , 明哥也是因工作上的原故而認識梁基爵的。當時是在劉以達的介紹下認識基爵 , 因為基爵的第一張唱片『六月雪』就是由劉以達監製的。和許多明哥的朋友一樣 , 基爵曾表示他也是聽『達明』的歌曲長大的。

「我覺得基爵是一個吸收及適應能力很強的人 , 譬如當他聽到一些新類型的音樂 , 他很快就能吸收當中的精髓後再用於自己的音樂上。後來我加入了正東唱片開始要製作『愈夜愈美麗』專輯時 , 我問他有沒有興趣幫忙 , 他十分樂意的說好 , 合作關係就由這媔}始了 , 到現在差不多也過了五六年了。」

基爵表現的音樂形式 ( 尤其在音樂會當中 ) 好像都十分正經 , 這是刻意經營的嗎 ?

「基爵是『人山人海』成員中最安靜的一員 , 他是出身於演藝學院的 , 念的也是很嚴肅的正統音樂 , 剛開始合作時他是很認真很嚴肅的 , 我常叫他放鬆一下自己 , 記得有一次我問他 : 你有聽過『 ABBA 』嗎 ? 我想一個喜歡正統音樂的人或許會對『 ABBA 』沒有興趣 , 我告訴他我是很喜歡這些音樂的 , 或許他會認為這些歌曲很俗氣 , 但我覺得好通俗的東西也會有它的美麗 , 我對他說你聽多些『 ABBA 』吧 ?!

其實由黃耀明到『普普樂團』到『 at 17 』 , 『人山人海』從來都愛 Canto Pop, 這樣的說法你又是否同意 ?

「因為我自己就是一個很喜歡將不同範疇的東西放在一起的人 , 我是十分喜歡流行音樂的 , 我自己做的歌是不是有很大的流行性那是另一回事 , 可是我覺得流行音樂中有一種很大的 Magic 不是人人可以把它提練出來。而這種 Magic 也是有高低之分的 , 高水準而有 Magic 的流行曲是百聽不厭的。」


Yu Yat Yiu(于逸堯)

說起寫流行曲 , 在『人山人海』成員之中要數作品最易上口的 , 一定非于逸堯莫屬。

「阿于作曲的風格某程度上和我是十分相近的 , 可能因為我們受很多七、八十年代初的電視劇主題曲音樂所影響 , 我雖然不大看電視劇 , 但也聽過不少電視劇主題曲 , 我們都在這些音樂中長大 , 所以也有很深遠的影響。你不難發現在阿于的作品中會有一些比較老式的氣味。」

真的會有這麼重要的影響嗎 ?

「我不知道這是否和阿于喜歡做電影配樂有關 , 有幾位電影配樂大師的音樂都和阿于的創作很類似 , 如 John Barry, Ennio Morriconne 等 , 在某程度上都十分影響我們的電視劇音樂 , 又如我們的顧家輝 , 他們的音樂都是很 Melodic 很 Melodramatic, 很盪氣迥腸的 , 都是很像阿于的音樂風格。有時會有人笑我和阿于寫的歌有些 " 娘 ", 但這也是我們的根源 , 亦是最簡單最容易讓人記得的 , 我覺得阿于寫的旋律是十分容易朗朗上口的 , 他也是『人山人海』中最多產的作家 , 現在他也開始寫一些詞。」

那阿于一定是一個超級電視迷了 !

「我想大概是吧 , 但我肯定阿于最喜歡其實是煮東西 , 他甚至希望可以在『人山人海』 Office 中設一個小廚房好讓他大顯身手 , 這樣我們就有『人山人海』出品的老火湯喝了 ! 雖然我沒有機會試過他的 " 手勢 ", 但聽說是蠻不錯的 , 我想也要找個機會試一次。」

你不覺得通常愛煮東西的人都是比較細心的 ?

「或許是吧 , 不過除了煮東西之外 , 他對一些家事小常識也十分了解 , 有時有些電器上的小毛病如電壓變了該要怎樣弄 , 燒了 " 灰士 " 應該如何 , 我都會打電話請教阿于 , 因為他上至天文 , 下至地理的小常識都十分清楚 , 所以在我心目中他是一個百曉通來的。」


Arion(亞里安)

在寫歌模式上阿于無疑與明哥十分相近 , 但論到音樂的根源與影響 , 亞里安與他就真是最臭味相投。在錄『一一』的過程中 , 阿里安忽然像想起什麼的對明哥說 : 你記不記得你還在『達明一派』的時代我曾經訪問過你 ? 那時亞里安還是一個寫音樂稿的作者。

「我想在音樂的類型上我和亞里安是最接近的 , 他一直也是寫音樂稿的 , 而我是 DJ 出身的 , 他的家和我的家都是一個很 " 壯觀 " 的 CD 和音樂錄影帶 Library, 在我們喜歡的唱片中能說出來的專輯我們幾乎都擁有 , 我們的音樂根源基本上都很相同 , 雖然聽過那麼多音樂 , 但我覺得亞里安還是最喜歡伴他成長的八十年代英國電子音樂 , 在『人山人海』成員中他是最少嘗試其他音樂類型的成員 , 他對電子音樂的心是矢志不渝的 , 而他也是『人山人海』中自學有成的 Musician, 不像其他成員或多或少都受過正統音樂訓練 , 但可能也因為這樣才造就出現在的他。我覺得亞里安對電子音樂矢志不渝的態度在某程度上已經令他自成一家了。」

真的很難想像住在 " 唱片房 " 堛熒P覺呢 ?!

「你到過他家沒有 ? 他的家會讓你覺得如像去了一個年青人最愛蒲的賣潮流精品的小店中 , 內堻ㄛO CD, DVD, 錄影帶 , 模型公仔如星球大戰等東西 , 他真是一個瘋狂 Pop Culture 的 Junkie 來的 ! 」


Lai Tat Tat Wing (黎達達榮)-編者按:黎達達榮現為著名漫畫家

說說黎達達榮吧 !? 難道他也要出唱片嗎 ?

「大家知道黎達達榮都是由漫畫開始 , 其實他也有試過在一些朋友推出的雜錦唱片中獻唱 , 我自己就覺得他唱得好好聽 , 也嘗試迫他錄唱片 , 但他暫時還沒有心理準備去做這件事 , 希望不久的將來『人山人海』可以幫他出版唱片。我知道他最近都在家堨庰畦L及 MD 機錄了一堆歌 , 我覺得這些歌有些是很動人的 , 是真的會讓人有雞皮疙瘩的感覺。」

明哥把 MD 機的暫停鍵按下。

然後 , 來到文章的末段 , 原文的設計是要和明哥來一段所謂的 " 深情 " 對話 , 可是到後來我們都只是你眼望我眼好像沒有什麼想說似的。後來我忽然想起前些日子在一些網站上看到他們的 fans 留言 , 尤其是一些中國的網站 , 那種文字功力是真的可以讓人看得很感動 , 當然真實的明哥其實又沒有他們想的那麼神話化 , 然而真有點好奇 , 為什麼寫明哥的人對他都有這麼多的聯想呢 ?


「其他人的歌迷不是這樣的嗎 ? 」

是的 , 其他人的歌迷的確不是這樣的。

「或者是因為一般來說 , 他們都無法看到藝人私下的一面 , 所以好自然就會想很多東西 , 來補足他們並不了解的一面。有時當我看到一個我的歌迷因為我們的音樂而有所啟發 , 我是覺得很開心的 , 因為那証明了我們的音樂仍然是活生生的在不斷轉化著 ... 」

事實上我也深深明瞭這個說法。因為這個我在家堮I頭趕稿的晚上 , 明明答應了要寫一段楔子的黃耀明 , 在他們的那個充滿歡樂聲和音樂的辦公室 , 和他的幾個音樂伙伴阿于、 Veegay 、 Jason 、與及剛好來探訪的 Double C Music Group 的阿 Carl, 還有大伙兒的朋友 Dan & Tommy, 一時興起拋掉所有工作 , 跑到附近的茶室吃宵夜並聊起天來 ...

他們就是這樣的率性而為。

他們就是『人山人海』。

他們 --- Pretty Happy & Gay

20011213

Main . Profile . News . Special . Release . Snaps . Forum . Links . Contact

2003 pmps - copyright reserved